锅锅_

努力活好一点

今天好像大家都挺开心的。

可是我不开心。现在不开心,白天也不开心。

中午一抬头看到前男友,虽然是我提的分手但是就是觉得一见他就膈应,以至于越来越讨厌他。

下午去金店又真实感受到了口袋空空的涩。话说的好听,“买不了大还买不了小吗。”金货小的一点也不好看。一点也不。

十八岁这年还有两天。十八岁的夏天也早就过去了。写真也没拍,夏天约的北京至今还没去成。

十八岁了依旧一事无成。甚至越活越回去,连人际关系都处理不好了,也越来越懒得处理了。

想做的事太多,能力太差,显示与理想差距大的叫人在梦醒时分难以接受。

脑子里整天想好多乱七八糟的事,没一件是我能琢磨出结果的,但就是挥之不去。

为什么别人能做的那么好,过的那么好呢。

心情不好就想花钱,然而花了钱心情也不会变多好。醒了难过的事情还是会难过。甚至因为钱不够花还会更难过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每天一到这个点儿就开始莫名其妙的想哭。有时候面无表情的刷手机,眼泪就出来了,然后脑子里开始冒各种我在逃避的、不愿想起的、我怕的事物所汇成的“泪点”。

突然想起三年前

不知道是因为昨晚的太晚,还是因为今早起的太早,又或者是刚才吐的那一口酸水太苦。突然因为想起同学玩笑时的一句话“你少走点心思就不会秃了。”联想起还在上一个房子里的事。

那是三年前吧,我还在骑着小电驴上初中。大概从以前我就是很倒霉了,记得有一次冬天不知道哪个开洒水车的弄了一地薄冰,和前面缺德别我的自行车联合摔了我个人仰马翻。夏天非得喜欢穿高跟鞋,从网吧回家的路上摔了一个大马趴,腿上的伤好久都没好。

那也是我过的比较安稳的一段日子。

大部分时间都自己和狗在家,没事捣鼓捣鼓化妆,拍拍乱七八糟不知道在想啥的照片,写写脑洞,唱唱歌。甚至轻松到可以惬意地听风声。出门玩可以找妈妈撒娇要钱,去超市买零食总是一车一车的买。同学关系不算一级棒吧,但是有不会让我觉得寂寞的朋友,就算是与人起了不愉快也是过段日子就都忘了。

从前过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,如今写了真是羡慕的眼泪都要下来了。今年真的是变成爱哭鬼了,没事眼泪就自己往外涌。

如今的日子也不是过的不好,只是会有点羡慕从前。

就好像脑子上了闹表,到了一定的时间就会被动的更新系统,把壳子里的17岁的“我”更新成18岁的“我”外面的世界也像呼应一般携着砂石挤压过来。

算了算了终究不是早上的心情了,写出来都是怨气。


感觉自从处了对象之后整个走上人生巅峰了。和闺蜜关系转暖,收到了赌了三年第一次胜利的彩头。在学校有对象疼,在家里有我妈宠。收到了怨念好久的天津班服,还有妹子用十六夜和我换摇篮曲不用补差!宿舍里虽然分到了以前不太喜欢的妹子,没想到相处下来也处的很好。原来处的不错的朋友也没有因为冷落而不喜欢我了。

太幸福了,甚至开始害怕梦醒的那一天。

如果没有家里的事拖着我的后腿,可能我就要幸福的飘起来了。



2018/9/22





二十七号分手了。
梦醒了,跟我预想的一模一样,两个人见面尴尬,甚至越想越恶心。现在想想反而是刚分手那阵是最温柔和煦的还想着安慰他,如今只想骂他。
换物的是个骗子。算了算了,没那个命不想了。

2018/12/23

做了几个不成熟的表情包,随意取用。

dbq一个没忍住把今天那个沙雕生成器都试出来了。沙雕rps了解一下。

切开黑居居和熟识套路的bygg

ta走了之后,ta总是做着做着事情就突然停下了。看神情是想ta了,不知道为什么发一会儿呆就开始玩命地弹指。
朋友们很是担心,有一天忍不住问他为什么。
她说“记得有一句歌词说‘光阴弹指容易过’,根本就是假的,我手指都痛了还是好难过。”